Tokyo Art Navigation
TOP > 松荫老师的课外活动课
 
松荫老师的课外活动课
No.012
东京都写真美术馆
东京・TOKYO 日本的新锐作家vol. 13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亡灵们
嘉宾:野村惠子(摄影家)

在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幽灵少年》(Ghost Teens)前

在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幽灵少年》(Ghost Teens)前

邀请青年艺术家一起访问东京都内的美术馆——松荫先生的课外授课系列。
今次的嘉宾是野村惠子,她的作品参加了在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会《TOP作品集 东京・Tokyo》的展出。

首先由该美术馆的专职馆员藤村里美介绍参加这一以“东京”为主题的展览会的六位摄影家。

中藤穀彦,在专门学校就读时受过森山大道的指导。他原本一直拍摄海外的城市,但从五、六年前开始拍摄东京——他出生的故乡。

佐藤信太郎,一直以位于押上的东京晴空塔及其周边景色为拍摄对象,出版有摄影作品集《东京 天空树》(青幻社刊行)。他有着“照片是一种记录”的强烈意识,照片的每一细部都在其聚焦范围内,这是他的特点。

小岛康敬,曾在纽约学习摄影。学生时代的他曾蒙住眼睛来拍摄风景照,据说从此他开始对风景照产生了兴趣。

“小岛的风景照很有意思,有一种混沌感。”野村如此评说。松荫先生补充说道:“不知道眼睛该看哪里,而这就是其妙处。”

元田敬三的照片,看上去像是人物写真,但实际上,这是他在漫步新宿与原宿时,向自己特别注意的人搭话并将其与风景一起收入镜头而成的作品。

野村说:“照片拍摄的是街区的气氛感。我与他是自学生时代起的朋友,他的创作风格与当初完全一样。人与城市之间的独特的反差感,我认为这就是魅力所在。”

《A Day in The Life》是野村的作品。野村以女性人物写真参加了展出,她解释说:“我一旦开始拍摄某一对象,就会持续不断地进行拍摄。例如对这位女性,从她18岁开始一直拍摄了18年。脸部以及身体在逐渐变化着,这很有意思。”

松荫先生点评说:“这张照片出色地抓住了被摄体的魅力。外国的女性,窗玻璃广告中的女性,被摄对象的女性,以及玻璃上映现出的女性。四美女同框的奇迹般的一张照片啊。”

田代一伦,是一直拍摄人物的摄影家。

“同样是人物写真,田代的视点给人有不同于元田的印象。平平常常的人物拍摄,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人物的背后是普通常见的街景,要使这样的照片成为作品,这是很难的。这些风景我也应该是看到的,但是,在看到田代的作品之前却不会注意到。”野村点评说。

松荫先生补充说道:“田代把人们在正要做某事的瞬间拍了下来,这很有意思。不仅照片出色,其表达之意也很有力度。因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东京正在不断有所改变,同时,东日本大地震之后对建筑物的开发重建也正在进行中,在这样的状况下,我觉得这些作品是捕捉了当今东京的真实面貌。”

野村说:“我想在东京的变化过程中来表现一些普遍性的事物。云的出现,人的诞生,早晨的到来,夜幕的降临,等等,我想从这些角度来捕捉东京。”

接着,两位又一起来到另一个展览会《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亡灵们》的现场,由专职馆员田坂博子进行讲解。

在展览会的入口,有一处摆放着幽灵题材的漫画及电影等资料,参观者可以拿起细看,而这些资料都是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作品创作源泉,这里就像是他的存档书架。他的第一部视频作品《窗》,是他使用摄像机一边慢慢地移动身体一边对电视画面时出现的闪烁进行拍摄而成的,它已成为东京都写真美术馆的藏品。

《纳布亚,森林的狗与宇宙飞船》(Spaceship with Dog, Nabua),二十世纪初拍摄于泰国北部的村落,那里曾经有很多居民因被疑为是共产游击队而遭虐杀。阿彼察邦为对该事件一无所知的当地儿童们举办学习活动,在数月间,开展做宇宙飞船等各种活动,试图为纳布亚建立一个新的形象。作为展会的主视频《幽灵少年》(Goast Teen)也是在纳布亚拍摄的。为本次展出的需要,该作品被放大成4米×6米(原作为1.47米×2.22米)。

《烟花(档案)》(Fireworks (Archives))是映像的装置作品,视频摄于泰国东北部一个名为廊开(Nong khai)的村落的寺院,它将寺院内的动物雕刻拍下来后映现在玻璃屏幕上展出。这个寺院的开寺祖师也曾在冷战期间被作为共产主义分子而遭镇压并逃往老挝。这一作品及其展出方法,唤起人们各种各样的回忆。

松荫先生点评说:“映像透过玻璃屏幕映现在墙壁与地面上,实为一个引人入胜的出色的装置作品。”

野村说:“我一直是阿彼察邦的粉丝,过去看过很多他的电影,但看展览,这是第一次。过去单纯地观赏也很美,但不知道其背景。”

阿彼察邦在他的故乡泰国是位名人,很有人气。他是有名的映像作家,但作为美术家却不太为人所知。通过在世界各地支持着其创作活动的“阿彼察邦家族”独立网的援助,他于2016年在泰国的美术馆成功举办了首次个展。

参观了两个展览会之后,松荫先生看了野村的作品。

野村的写真集《DEEP SOUTH》(1999年,Little More刊行),是她居住在冲绳的一个名叫GOZA的城市时拍摄的照片。在那之前,她一直拍摄黑白照片,但在表现冲绳时,她改变了角度,加入了个人的视点,开始拍摄肖像与城市的心意景象。

松荫先生赞扬野村的作品“人物的写真很好,城市的风景也非常出色。”

野村曾对Eugene Smith、Henri Cartier-Bresson以及马格南图片社(Magnum)所属的摄影记者很有兴趣。在她去了美国后,美国的摄影领域出现了追求新色彩的动向。在出版《DEEP SOUTH》之前,野村在很多出版社进行了展示介绍。她在出版后的六年间有过创作空白,但在这创作空白期间,她开始认识到照片的拍摄必须要有坚定、成熟的思想。

接着,松荫先生拿起《Soul Blue》(Silverbooks /赤々舍刊行,2012年),说道;“使用的纸张种类是光泽型的啊。这本写真集也很好。拍摄地热海也很美。野村的作品带有诗意同时也带有私衷,令人感到一种私衷深处的诗意。具有虚拟性的同时又具有普遍性,看者或许会因此而感动。”

如今,野村停止了拍摄私意写真,而试图拍摄原生态物,为此正在拍摄山脉。现在,她经常前往山区进行拍摄,并对创作的方向性进行着摸索。


一边听专职馆员藤村里美(右)的讲解

一边听专职馆员藤村里美(右)的讲解

小岛康敬的《Tokyo》(东京),2013年

小岛康敬的《Tokyo》(东京),2013年

与专职馆员田坂博子(左)一起交谈

与专职馆员田坂博子(左)一起交谈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悲哀的蒸气》,2014年,光源箱,升华热转印方式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的
《悲哀的蒸气》,2014年,
光源箱,升华热转印方式

《Soul Blue》(灵魂蓝)

《Soul Blue》(灵魂蓝)

野村惠子的《Bloody Moon》(血色月亮),2006年

野村惠子的《Bloody Moon》(血色月亮),2006年


日语原文由新川贵诗撰写。

东京・TOKYO 日本的新锐作家vol.13

每年以不同主题举办的展览会。今年是第13届,主题为“东京”。展出对东京这一超级城市进行着创作表现的现代作家的作品。
展期:2016年11月22日至2017年1月29日
https://topmuseum.jp/e/contents/exhibition/index-2569.html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亡灵们

一位活跃在国际艺术领域的泰国出身的映像作家、电影导演的个展。以阿彼察邦作品的重要元素、眼不可见的亡灵为关键词,聚焦以往较少被言及的社会性、政治性层面。通过作者的所藏作品以及东京都写真美术馆所藏作品来介绍阿彼察邦的丰富的映像世界。
https://topmuseum.jp/e/contents/exhibition/index-2573.html

松荫浩之(MATSUKAGE HIROYUKI)

1965年生于福冈。大阪艺术大学艺术学部写真学科毕业。在校期间与平野治朗一起组织成立了艺术团体“Complesso Plastico”。1990年参加了Aperto 90, La Biennale di Venezia(威尼斯双年展),之后又多次举办个人展并参加团体展。主要个人展有《日常摄取~A DAY IN THE LIFE》(Gallery Saitou Fine Arts,神奈川,2014)。
同时担任艺术家团体“昭和40年会”的会长。该团体的作品参加了今年度的“濑户内国际艺术节2016”。
MIZUMA艺术展廊
http://mizuma-art.co.jp/artist/0220/index_e.html

松荫浩之(MATSUKAGE HIROYUKI)

野村惠子(NOMURA KEIKO)

生于兵库县。同志社女子大学英文学部中途退学。大阪视觉艺术专门学校毕业后赴美国。1999年获日本写真协会新人奖。2004年获东川奖新人作家奖。主要个展有《赤水》(2014年,银座NIKON SALON、大阪NIKON SALON)、《Soul Blue》(2013年,Poetic Space、视觉艺术画廊、NADER)等。
http://www.keikonomura.com

野村惠子(NOMURA KEI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