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yo Art Navigation
TOP > 世界美术馆的公共领域藏品巡览
 
世界美术馆的公共领域藏品巡览
No.003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永恒的花卉

2021/01/06

世界美术馆在线公开的公共领域(公共知识产权领域)藏品巡览系列,第三回将带大家走进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该馆收藏着很多在十七世纪的荷兰黄金时代繁盛起来的静物画。当时,由于园艺文化的发展以及宗教改革等,花卉成为静物画的合适题材。今次我们将请练马区立牧野纪念庭园纪念馆的馆员田中纯子为大家介绍以花卉为主题创作了诸多静物画的三位画家。

小杨・勃鲁盖尔 《瓶中花卉》1625-1630年左右

小杨・勃鲁盖尔 《瓶中花卉》1625-1630年左右

http://hdl.handle.net/10934/RM0001.COLLECT.8080

画面色调柔和,这也许是由于画中没有如玫瑰、鸢尾花等吸引人眼球的花卉,也没有当时荷兰人为之狂热的郁金香的缘故吧。一束花卉插在花瓶或篮筐中,并添上昆虫或贝壳等,这是小杨・勃鲁盖尔的父亲杨・勃鲁盖尔与弟子们所创立的一种风格。可以想象,在十七世纪的荷兰,人们会从花朵盛开的静物画中感受到大自然的原本状态,也许甚至会感到其中有神灵的存在。

亚伯拉罕・米尼翁《花与时钟的静物》1660-1679年左右

亚伯拉罕・米尼翁《花与时钟的静物》1660-1679年左右

http://hdl.handle.net/10934/RM0001.COLLECT.6746

作品中,花卉的绚丽瞬间夺人眼目。位于画面中央的玫瑰,以明亮的色彩发挥着向心作用,周围的花朵朝向各异,从而产生一个大幅度的旋转感。同时,位于对角线上的,是向斜上方伸展的鸢尾花和头部下垂的红色芍药花,两者谐调地形成一种呼应。位于画面最上方的罂粟花以及盛开的朵朵红花,像是在引导着人们的视线渐渐转向放置在台子上时钟,一切仿佛在诉说着时光的流逝给花朵带来的色彩变幻。

雷切尔·勒伊斯 《大理石桌面上的花卉静物》1716年

雷切尔·勒伊斯 《大理石桌面上的花卉静物》1716年

http://hdl.handle.net/10934/RM0001.collect.7723

画面营造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柔和氛围。白玫瑰的花瓣底部带有红色斑点,给人印象强烈。在画面上方,罂粟花环绕着朝向斜上方的鸢尾花,以及康乃馨的花梗蜿蜒曲折,甚是优雅,给画面整体带来一种动感。头部沉垂的玫瑰,掌控着画面的整体结构。勒伊斯的静物画精致而写实。年轻的勒伊斯曾为其身为科学家的父亲绘制过收藏品标本,想来这一经验在她后来的静物画创作中发挥了作用。

Japanese original text:田中纯子(练马区立牧野纪念庭园纪念馆馆员)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是荷兰最大的美术馆,而荷兰绘画藏品是该馆的特色所在。除了此报道所介绍的画家之外,还收藏有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亚伯拉罕·亨德里克·凡·贝耶林等的花卉静物画。
https://www.rijksmuseum.nl/en
https://www.rijksmuseum.nl/en/rijksstudio ※左示美术馆官方网站可浏览开放的公共领域馆藏品
地址:Museumstraat 1, 1071 XX Amsterdam, 荷兰
开馆时间:9:00~17:00
门票:成人€ 20,00(网上购票 € 19,00),18岁以下免费